20180508 身體日誌

IMG_8466.jpg

在身心探索的路途中,有時我走上了新的路徑,去了從未去過的地方;有時走了和以往相同的路徑,卻注意到了不一樣的景物。

最近感受到自己在過程中,能比以往更細膩、更平靜的和身心交涉,無論是自我探索或是幫別人做靈氣療癒的時候,我不再急著處理那些令人感到不愉悅的症狀,而是像拜訪不熟的朋友一般,站在門口時先深吸一口氣,再輕輕的敲門:

「你還好嗎?」
「你願意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你願意讓我做點什麼,好讓你舒服一點嗎?」

有趣的是,很多時候身體會拒絕讓我做點什麼,我能做的就只是等,耐心的等,等到它的門願意為我敞開。

例如我從去年三月開始探索骨盆的議題,這一年多來大都都專注在左半邊的骨盆,直到一個月前,有天右半邊的骨盆告訴我:「你可以進來了!」。

我突然感受到有些東西從深處開始鬆動,右側腰薦開始感到前所未有的緊繃和疼痛,靜坐的時候內心更是刮起狂風暴雨,總是在理智辨別出發生什麼事之前就淚流滿面,甚至連續幾個早晨都從驚恐的情緒中醒來。

也許是因為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經歷到這樣的釋放,就算有些時刻覺得天崩地裂,幾乎要翻覆過去,但內在某一部份的自己還是可以清醒的觀照所有的過程,溫柔的與自己同在,骨盆不僅漸變得輕盈,我也感到內在與自我連結愈來愈深刻。

最近在一次靜心中,骨盆告訴我,過去我為了感覺到他人的愛與呵護,必需緊抓著身旁僅有的人事物來維繫安全感,但如今我生命的根植於生命能量的流動,當我願意放掉對於安全感的恐懼,骨盆也就跟著一起鬆開了。

《狂喜之後》一書提及「我們不可能只處理好生命中的某個部分而坐視其他方面雜亂失序,生命是個不可分割的整體。」

我想,有時當我們想要鬆開身體,需要先鬆開自己的心,並且,在恰當的時機來臨之前,耐心的等待。

p.s 我的骨盆啟蒙書《女人的身心療癒地圖》就在今天出了封面超美的新版!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讀我之前的心得: https://linhengju.com/tag/女人的身心療癒地圖/

20180325 身體日誌

IMG_8158 (1)

這個月上了拙火瑜伽課,於是天天在家努力練習拜日式和拜月式搭配呼吸法與梵唱,除此之外再加上每日靜坐以及每週固定的太極導引和Gyrokinesis課程,身心達到前所未有的飽滿狀態,不僅讓我再度意識到每日自我練習的重要性,也對生命有了更深刻的體悟。

這樣的狀態也讓我明白,無論自我狀態或大環境如何變動,若身心有個定錨⏤⏤對我而言即是所有引領人類走向愛與了解之道的方法⏤⏤生活中便能帶著清明的心安然平適地與恐懼、焦慮、暴力、憤怒、自卑、嫉妒、悲傷、絕望共處,甚至在這之中持續地澆灌體內的愛、同理、關懷、慈悲。一旦身心沒有太多罣礙,處在較為平衡的狀態,就有充足的體力和心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此而已。

至於,要如何做自己想做的事呢?去年我在巴哈花精創始人艾德華∙巴哈(Edward Bach)的著作《愛、自由與療癒》裡被一段話深受啟發:

「像蜜蜂一樣自由地挑選喜愛的花朵去採集花粉,卻同時也藉由這個動作為植物完成授粉而造福了它。」,意即「如果我們能聽從自己靈魂的聲音去做某件事,因為懂得和我們的靈魂保持和諧,所以在進行這件工作的同時,也可以與他人的互動維持和諧,而這種和諧,間接地也就造福了他人」。

先好好的做自己,再好好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自然能利益自己也利益他人,這樣的境界讓我深深嚮往,也與大家共勉。

🙂

20180121 身體日誌

IMG_7912

從去年十一月繼續拾起瑜珈練習,在過程中,我時常訝於過往所有認真練習哈達、Ashtanga與陰瑜伽的記憶仍然非常精確的儲存在我的身體中。

在這些練習中,我看見自己在做勇士式體位法中愈站愈穩,跟大學時期剛開始練習瑜伽時搖搖欲墜、動不動就跌倒的狀態有天壤之別;但是我也觀察到我長久以來就非常緊繃的肩膀,隨著練習變得更加緊繃,因為我發現幾乎在每個體位法中,我都習慣使用肩頸上肢支撐全身的重量,這些力量常常卡在上半部的身體而難以往下傳遞到腹部與腿部。

我想,這些身體狀態其實也如實的反應了我平時總是使用上肢與肩膀扛著所有的壓力,而比較少使用源自生命底層的力量來讓支持我,亦即脈輪下三輪的議題:如何穩穩的存在,如何誠實的感受,如何好好的做自己、展現自我。

另一個學習是去年底在朋友家上了幾堂太極導引課。

在課程中,偶爾在某些動作中會經歷極度的疼痛,在那樣的疼痛中,身體會立刻浮現過往與疼痛相關記憶,各種念頭與情緒不停的冒出,交疊震盪,直到有一個剎那所有的體驗會堆疊到最高點,身體便再也承受不住疼痛,中斷了動作。

其實,我知道我可以選擇放棄在一旁休息,因為老師對於學生們的狀態非常的包容與接納,但是我休息了一下還是選擇繼續回到動作中。我並非強硬的逼迫自己吞下所有的痛苦,而是想要再次回到這樣的狀態與自己對話,找到新的方法與新的空間。

因為我發現,有時候我能帶著高度的覺察去練習,當過往的記憶和情緒隨著疼動浮現,看見它們,接受這些體驗,對身體溫柔的說:「謝謝你讓我再次經歷這個感受」,然後就在動作轉換中讓它們輕輕流過,放下過往,幫身心歸零,將覺察再次帶回到當下,繼續體會太極導引中注重的剛剛好的力道,不強迫,也不鬆懈,剛剛好就好。

就這樣在身體的練習中,帶著過往未盡的功課在今日繼續覺察、繼續練習,一點一滴的慢慢累積,然後看見新的路就在腳下展開。

20171114 身體日誌

照片是昨天做的蘇木手染巾:)

距離上次規律的練習瑜珈,已超過三年。

昨天見到教室鏡子裏的自己,雖然穿著好幾年前買的瑜珈褲,卻比當時的自己更健康、更快樂、身體的協調性更好,也能在每一個體位法中更專注、更覺察當下的狀態,知道身體的界線在哪裡,選擇待在原處,或者更進一步,不焦急也不強迫⋯⋯看見自己離開了瑜珈墊卻仍日益精進,是驚喜的,但我心底明白這些進步是多麽得來不易。

想起過去的我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執著於瑜珈練習,但就像在土地上一再的使用同一種方法栽種同一種作物,偏食的身體開始出現耗竭的跡象,但是因為我的執著,就算身心狀況都出了狀況也不想停下來,一直到生活中一連串的轉換,沒辦法再繼續練習,才不得不放下。

身心的鍛鍊的確需要長期養成,但我想在不傷害的原則之下,做點什麼也好,沒做點什麼也好,放任雜草叢生也是一種選擇,生活中的雜草也可以很營養,充滿智慧。

帶著新的視野,因緣俱足的回到墊上,在離家很近的空間和可愛的老師與同學一起規律練習,深深感謝。

20170913 身體日誌

今天和新朋友一起學習太極導引,才剛開始暖身就走進身體好深好深的地方,悲傷的情緒不斷從胸口湧現,眼淚直直落,但是我只是專注於動作,同時保持覺知,與自己的情緒同在。課程結束後,身體不自覺的做出快樂嬰兒式,放鬆許多。

這陣子深刻的走進心輪和喉輪的療癒後,逐漸將這兩個部位相連起,也開始感受到各種情緒從胸口直接竄上來。我想,這應該是以前為了保護自己所產生的防禦機制,斷裂讓我不必經歷痛苦,但是也從此失去了直接感受自己情緒的能力。

最近便藉著靈氣和按摩仔細與心輪和喉輪重新連結,例如按摩舌骨周圍僵硬的肌肉(顱薦骨治療師形容彷彿帶著盔甲),浮現了焦慮感,伴隨著強烈想吃甜、想要被安慰的渴望;按摩胸骨兩側和肋骨相接連處,表情立刻變得猙獰,被火烤的刺痛感傳遍全身。

但是,現在的我願意坦誠面對自己的情緒與感覺,深刻的經驗過各種風暴以後,我依然是我,是更紮根的我,穩穩地在這裡,哪裏都不去,因為我知道寬容會將心與話語連起,傷口從此處癒合,愛從此處生長。

20170825 身體日誌

IMG_6463    IMG_6475

去菜園前探索了一條短短的步道,陽光穿越樹梢灑落一地亮光,脫掉鞋子,赤腳走路,專心地走。

所有腦中曾浮現對於生命的疑惑,都漸漸在自然裡消融。

這幾天突然意識到,過去半年中經歷好多次幾乎要翻覆的生命經驗,都在重整底層三個脈輪相關的議題:安全感、創造力、力量與自信。一次又一次釋放了過往的壓抑與限制,甚至是解除從女性祖先世代承襲而來的制約。

現在身體裡既有舊的細胞,也有新的能量在運行,通往內在智慧的路則是愈來愈清晰。

是時候走向心輪和喉輪了。

20170802 身體日誌

IMG_5417

幾個月前只想懶懶躺在家裡一動也不動的我,最近竟然自發性的密集對心輪做靈氣療癒,開始享受出門散步的時光,也打算鼓起勇氣四處參加新課程,身心彷彿已離開需要安靜修復的沈睡之中,漸漸進入下一個階段。

去了幾個不同的工作室嘗試比較動態的靜心和舞蹈,在保持覺知的狀態下順著身體的渴望在空間中自在舞動和大叫,甚至好幾個段落跳到喘不過氣來。但令我意外的是,即使我已經很久沒有做強度這麼大的肢體動作,隔天醒來精神飽滿,毫無肌肉痠痛,反而由內而外感到身心舒暢。

「原來順著本能舞動是如此舒服又輕鬆!」我恍然大悟。

生命真的好有趣,繼續探索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