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獨自赴約 心得

68548877_2340745022629378_5647294030397046784_o.jpg

上個月讀了一本書,叫《我必須獨自赴約》,書中詳述作者從九一一開始追蹤穆斯林社群間崛起的極端主義,許多有心人以宗教為名,吸收來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投入戰爭,從地區性組織逐漸擴大為國際性組織。

印象很深刻的是,無論受訪者原本的政治傾向為何,一經西方政府不人道的囚禁,出獄後往往變得更加極端、暴力、反西方。似乎暴力只會激起更多的暴力、仇恨只會激起更多的仇恨。

想起前幾天聽吳介民老師的講座,他提到「中國政府正開始製造香港第一代政治犯,也在培育未來五十年的抗爭者」,那句話讓我心裡很不好受,想起了台灣曾走過的路。

真心祈求,所有的傷終能痊癒,暴力與仇恨終能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