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爾曼的音樂遍歷 觀後感

65022504_2247311838639364_6924613374332370944_o.jpg

「我認為,正因為教學,你的演奏得以有今日的表現。」帕爾曼的太太托比說。

「完全沒錯。」帕爾曼說。

——

透過紀錄片,我看見帕爾曼身上既有沈重嚴肅的元素,也有輕盈詼諧的元素,兩者巧妙的在他身上交織:他既是知名音樂家,也是音樂教育者、父母輩經歷過大屠殺的猶太人後代、罹患小兒麻痺不便於行走的身障者,在家庭生活中,他是兒子,也是丈夫、父親與祖父。彷彿提示音樂家豐富的音樂表現,正源自於豐富人生的體現。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帕爾曼和托比舉辦音樂學校的理念,為了讓年輕音樂家經歷全人教育,他們夫妻安排孩子們走訪以色列的街頭,親身體驗宗教與文化的內涵,一起聆聽不同演奏家詮釋同一首樂曲,探討其中的音樂表現,也討論若合作夥伴有一顆音不準,你該怎麼跟有技巧的跟他溝通。

看完這部幾天後,我一直想起托比在一次座談中提到:「能享受音樂與藝術,進而感受到身而為人的豐盈,本身就是一種禮物。(大意)」。或許這就是音樂家最純粹的報酬吧!而我也覺得把這句話替換成其他的事情也都能成立。

另外,託這部紀錄片的福,我第一次走進信義威秀THX世界標準聲場環境認證的影廳,在這種音響條件之下聽到帕爾曼的演奏實在太動人,尤其是阿格麗希與他一同錄製巴哈作品的片段,充分體驗到兩人勢均力敵又充滿火花的音樂對談。

感謝電影代理商翻面映畫 / B-side Film用心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