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搖籃到搖籃:綠色經濟的設計提案》讀書筆記

IMG_0871.jpeg

書名的源自本書的重點之一,說服人們為什麼長久以來環保3R:Reduce (減少使用) Reuse (物盡其用) Recycle (循環再造)的口號無法解決問題。

作者的比喻,我們從工業革命以來製造、使用、拋棄物品的歷程就像是「從搖籃到墳墓」:我們開採自然資源製造物品,使用之,最後卻因為物品中融合多種物質,現今科技並無法一一分離尚廢棄物可繼續利用的物質,只能降級回收(downcycling),製作成花盆等較無經濟價值的物品,或者直接拋棄,污染環境;而「搖籃到搖籃」則是從根本解決問題,就像一顆櫻花樹,其生長、開花到結果的歷程皆能化身為養分,滋養自身與周圍生態環境,依照這樣的想法,工業製造的物品也能試著讓其中的物質不斷循環:最終進入生物循環回到生態系統,或是進入工業循懷,將可再利用的物質同等級或升級回收(upcycling),便沒有完全無法再利用的廢棄物。

而且這本書很有意思的是第一章從爬梳西方歷史開始,說明我們過去到現在,經常把自然當作地球母親,資源看似永遠能被創造出來,取之不盡,另一方面則是把大自然看成一種危險、野蠻的力量,有待馴化和征服。(怎麼覺得這兩個觀點加在一起很厭女)這樣的觀點造就我們使用自然資源的方式傾向使用「蠻力」,用各種行動破壞與征服環境資源,所以作者提倡我們應該改變想法,轉換成自然界和人類相互依存的觀念。

接著作者解釋環保理念中各種減少破壞的想法:減少、避免、最小化、維持、限制、制止等,並沒有解決問題,只是延緩我們對自然的破壞,這對作者來說意味著接受現實,接受現有方法是人類所能做到最好,是想像力的失敗!因此,與其追求生態效率,不如追求生態效益,做正確的決定,關注全局,關注產品與製造歷程在整個系統的三個面向:生態、公平、經濟(或是文化、商業、生態)的定位。

我很喜歡作者們充滿熱忱的想像力,巧妙的將我們習以為常的負面思考轉換為正向思考,例如在導讀一章提到例子有:

1. 我們追求零廢棄與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碳足跡),但是我們再怎麼減少,我們都不可能把人的足跡或影響力完全消滅,減至零。「為什麼我們不是擴大人類的足跡?關鍵是想辦法讓人的影響是好的,讓所有物種都樂於活在人的足跡之中。」
2. 為什麼使用「非營利組織(non-profit)」一詞?為什麼不使用「對環境有利(environment profit)」或是「對社會有利(social profit)」?
3. 永續(sustainable)的概念也無助啟發我們積極的作法,作者開玩笑的說:「如果你說你與你的愛人關係是sustainable,我為你感到難過。」因為我們談的是「人的創意、樂趣與生命力」。

最後,我想分享書中我最喜歡的「適者生存,最適者興旺」觀點:
『普遍觀念認為適者(fittest)生存,最強大的、最精幹的、最龐大的,甚至最卑鄙的——只要能擊敗競爭對手。事實上,在一個健康、繁榮的自然系統當中,只有最適者(fitting-est)才能興旺。最適者意味著在能量和物質*上與周圍環境相互協調,和周圍環境建立一種相互依存的關係。』

這真是一本有趣的又富含哲思的書,儘管這本書的英文版出版於2002年,中文版出版於2008年,但書中有許多觀念還是對我很有啟發,帶領我超越問題層次,從更高的的角度思考解決辦法。最意外的收獲是,閱讀的過程中我反而較常反思自己的人生:如何關注全局––無論以書中的生態、公平、經濟或是瑜伽5 kosha的觀點,在全局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並且在能量與物質上與周圍建立健康的相互依存關係,成就興旺的人生(而非只是單純成功的人生)。

*這裡指的是太陽能量(開放系統)與地球物質資源(封閉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