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覺知

上週順利的教完覺知瑜伽課的首堂體驗課,覺得很開心。

有趣的是教課前和教課後在兩個不同的場合從不同角度理解了「覺知」:

1. 瑜伽解剖學Hsin老師提到在數論哲學中,世上分為永恆不變的真理與不段變化的萬物,當我們內在的鏡子夠清澈,便能看見本質,不再受苦,倘若鏡子上有灰塵,看不清楚,便會繼續受苦。

瑜伽練習便是擦鏡子。

來到你瑜伽課的學生的鏡子有灰塵是很正常的,如果都看得清楚就不會出現在課堂上。只是老師們要注意,學生若用不乾淨的鏡子來映照,可能會有誤差,或是能做到的有限。

而用西方科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對某個身體部位有「覺知」到意味著該部位有神經受器,但是軟骨韌帶等沒有太多神經受器,可能不容易感覺到。

因此在上述兩種情況,也就是在鏡子不夠乾淨或是感覺不夠敏銳之前,知識能幫助你。

2. 德噶禪修中心的妙琳法師則解釋「覺知」就是「知道」:知道自己明白、知道自己不明白等。

明就仁波切曾提到覺知是禪修的精髓,所有人都擁有,是基礎、是搖籃。我們24小時都有覺知,只是有沒有認識到,因此便要不斷認識。

另外又提到,平靜是禪修的附屬品,能安住在覺知,平靜自然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