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基礎

10906263_792795760757653_7076492126980161693_n (1).jpg

最近整理個人簡歷時,發現兩條很有趣的學習脈絡。

18歲到28歲的我,從加入大學的現代舞社開始,大量接觸各式各樣的身體技巧,有現代舞、爵士舞、芭蕾舞、無垢肢體開發班、接觸即興等舞蹈肢體類的學習,也有瑜伽、身心學(Body-Mind Centering、亞歷山大技巧、費登奎斯方法)、靈氣、內觀、正念等以身體為基礎的身心整合方法。

但是8歲到18歲的我,卻是在完全不同的領域中打滾。

我曾學習小提琴將近十年,加入過校內與校外的管弦樂團、合唱團、吉他社等,累積許多表演與比賽經驗,課餘時間不是在練琴就是在練唱,除此之外,更常常去聽音樂會或到處看喜愛的樂團演出。

各十年的學習,不長也不短,但大致可以見樹又見林:有些基礎知識,也能大致理解整個領域的架構與範疇。而透過這樣的歷程,音樂與肢體早已成為我表達自己與理解世界的方式。

29歲以後,我發現自己除了慢慢開始整合這兩個領域的經驗,學習的方向與態度也有所不同,最明顯的差異是願意耐著性子,花大量的時間回頭學習一切基礎知識,把自己的底子紮得更穩、更紮實。例如,我最近為了讓自己在編排瑜伽課序列時可以更合理、更有邏輯,參加了一系列瑜伽解剖學入門課程(這是我人生中第四次學解剖學了!我的天!),另一方面,因為想解決音樂創作時遇到的問題,所以即將開始上一堂從五線譜教起的和聲學系列工作坊。

我不禁回想,當我還是初學者,因為進步得很慢,所以覺得累積基本功很無聊,很希望能找到速成的方法,趕快進展到比較有趣部分;直到我學到一定的程度後,遇到了一些瓶頸,才能理解為什麼以前老師們總是苦口婆心的叮嚀各種基本功,因為基本功才是決定未來在這個領域走得多遠、飛得多高的關鍵。

這樣的回顧,讓我深刻理解,教初學者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要教基本知識,更要設計一些可以按部就班達成的目標,讓學生在過程中獲得足夠的成就感,在學習的路上繼續走下去。

今年初在我的瑜伽教學考試前一天,我向我的太極導引恩師楊雁舒老師請教,要如何在教學的路上不感到倦怠?她告訴我,她總是想著:「如果台下坐著當年的我,我要怎麼教才能讓他明白(現在的我所明白的)?」這是一個簡單卻不容易回答的問題,況且,每個人的學習脈絡都不同,套句Hsin老師所說的,「當老師比較像媒人,你的真愛不見得是別人的真愛」,適合自己的方法不見得適合別人。

感謝過去所有在人生道途上遇見的老師,你們的耐心與洞見徹底改變我的生命,此時的我,期許自己在教學的路上能保持初衷,帶著耐心與同理心,尊重每個人的個人差異,盡一己棉薄之力,將這些美好的方法傳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