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呼喚我的真名

48084077_296544014319399_5646691291866595328_n

我約莫從二年前開始在生活中回歸我的中文本名,半年前跟外國人自我介紹時也開始使用中文本名。

我的本名是出生時阿公拿我的生辰八字給算命師取的,我看過算命師寫在紅紙上的二十個名字,我猜,可能是其中十九個名字都是超級菜市場名,所以我父母才選了這個稍稍不同的名字。我對我的本名沒有特別深刻的連結,但是我對於取其他的名字更是興趣缺缺:靈性名、門徒名、自然名、花名等等。我大概能理解命名在文化、社會、宗教、靈性上的的意義,但是我認為萬物先存在而後有人類命名,但命名與萬物的存在並無直接關係,不過就是方便的習慣罷了。既然這樣,所以有沒有名字、有多少個名字對我並不重要,但是有個名字生活會比較方便,那麼暫且使用一個就好,我是這麼任性的認為啦(笑)。

不過,既然要回歸中文本名,去年年初有點慎重的請Daniel改用中文名稱呼我,我尤其覺得他媽的幹嘛華人都要取英文名字,印度人、阿拉伯人、俄國人的名字都超難發音,還不是照樣用本名,所以我也要回歸我的中文名。而且我還在某次跟一起爬山的外國朋友腦力激盪了一個好笑的諧音「HUNG-ry kanga-ROO(飢餓的袋鼠)」來讓外國人記住我難發音的名字,填寫各種英文表單的時候也堅持把姓寫在前頭,是「Lin, Heng-Ju」而不是「Heng-Ju Lin」,因為我的名字的寫法就是把姓寫在前面啊!姓寫在後面就是不我的名字(雙手一攤)(對啦,我超級任性)。

去年底在梅村禪營的受持五項正念修息的報名表中,剛好有個選項讓我選擇要不要取一個法名,當下我心想:「既然你問了,我當然是不要啦(笑)」。我想,如果我哪天想要一個法名,他們還是會幫我取的,但是現在的我想要繼續使用我的本名。事後我一點都不意外的得知我是當時唯一沒有取法名的人,但是法師們覺得我的名字也有些像法名,也許是佛教用語裡也有不少使用到「恆」與「如」詞彙,例如「恆河沙數」、「如來」、「真如」等等,我也覺得這樣的觀點挺有趣的。

但最近我意識到,因為我沒有接受法名,所以我彷彿是在受持五項正念修息中儀式,將我的名字⏤⏤承襲自「血緣祖先」和「文化/地緣祖先」(開創與建設這塊土地的前人)⏤⏤實實在在的與我的「心靈祖先」(教我平靜、安樂、充滿了解和愛的前人)融合在一起。

現在我似乎有點明白,原來我是藉由回到本名的歷程一步步回歸自己。我的本名就像是我的真言(Mantra),藉由別人一次又一次的呼喚,提醒我回到最初的自己。

也從這裡開始,與祖先、萬物產生連結。

///

林:
平土有叢木曰林。兩棵樹並列形,以會樹木叢生之意。本義是樹林。

恆:
「恆」是「亙」的後起字,古文恆从月,從「月」在「二」中(月亮在天地之間,二在這裡代表天地)。「亙」像缺月之形,因月亮大部分時間是缺的,故以缺月為恆常。

如:
表示順從、跟隨。《說文》:「如,从隨也。从女从口。」徐鍇曰:「女子从父之教,从夫之命,故从口。會意。」徐鍇和清代林義光都認為象口發出命令,女子服從之意。這一解釋,近代不少學者皆徵引之,認為是古代男尊女卑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