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初體悟

IMG_0040.jpeg

約莫是一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報名了200小時的瑜伽師資培訓。

當時的想法很簡單,總覺得過去這十上了很多身心相關的課程與工作坊,累積了不少經驗,但是不知道下一步要往哪裡走。恰巧那時剛好又重新開始上瑜伽課,心想,自己斷斷續續的學瑜珈也有七年之久,不如就試著從我所熟悉的方法來練習教學吧!

現在回想起來,我才明白,外在的生活中無論經歷什麼事件,也都是內在旅程的一部分,這次的師資培訓也不例外,因培訓而開啟向不同於以往內探求的深度與學習,遠比我預想的還深刻。而且瑜珈是個實在的方法,令我看見自己的才華,也看見自己的不足與內心的恐懼,在瑜伽阻礙中跌的跤,最終亦能以瑜伽的方法跨越。

尤其是去年底到一月初整整兩個禮拜準備結業教學考試的經驗,在極大的壓力下又再次經歷自己生命中兩個比較重大的議題:追求完美主義,以及無法安穩的做自己,不停的想要迎合別人的期待。我陷入焦慮,太擔心考試那天老師與學生會如何評價我,即便這並不是我教學的初衷,但我也同時明白老師自己若老是迎合眾人的期待,害怕做自己,又怎能鼓勵學生不要迎合老師對他們的期待,而是真正的走自己的路呢?

幸好瑜伽師資培訓班中一位擁有好幾年教學經驗的同學分享了一個小故事,成為我備課時向前邁進的明燈。

她分享道,當她剛開始教學的時候,遇到許多挫折,因為學生對她有諸多要求,但是她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有次跟一位街舞老師的課時,那位街舞前輩在課後收東西的時候默默回應了她的困境,他提到:「老師規劃一堂團體課,就像廚師規劃一道完整的餐點:有餐前酒、開胃菜、主菜、沙拉、甜點、飲料……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些人特別你的喜歡主菜、有些則喜歡甜點,就像有學生喜歡你的暖身,有學生覺得你選的音樂很好聽,有學生覺得你講的笑話很好笑,因此,哪怕是一個梗、一個笑話、一個轉折,你都要認真準備。但是在整堂課中,你終究有自己完整的規劃,不能只因為一位學生有特別的要求,就立刻全盤改變內容,這會讓你無法兼顧所有的學生的需求。因此,當你站上台準備教課,那就是你的舞台,你就是要完整的把你精心設計的課程傳遞出來,讓每一位學生都能樂在其中。

因為這則故事,我暫時放下想要迎合評分老師的念頭,專心的準備一堂自己真心想要分享的瑜伽課。除此之外,我也決定改變前幾次備課只寫綱要的習慣,轉而在電腦上將我的課程主題、綱要、體位法序列、外在與內在的引導語、給自己的重點提示等等,一字一句打出來,並且根據結業考前三次試教的回饋修正內容。於是,直到考試的那一天,我的備課紀錄從一開始筆記本上的幾行字,漸漸擴展為10頁A4,充斥著各種顏色與註解的筆記。

有趣的是,我也在過程中發覺我愈是腳踏實地的準備,細細的推敲每一句話,我的直覺愈靈敏,而這樣的直覺引領我更細膩的看見教學的所有細節。

例如,因為當時剛要跨入新的一年,因此我將課程主題訂為「新年期許」,就在我每一天與這個主題工作時,有一天在靜坐時靈光乍現,在筆記本寫下我看見新年期許更深一層的意義是「A calling from your soul to be truly who you are(靈魂為了引領你活出自己所發出的呼求)」,而不只是小我所訂定的一般性、有限制性的目標或準則,這則意義也帶領我以更寬廣的視野規劃整堂課。

另一個特別的經驗是,我在備課時遇見一首由Snatam Kaur唱誦的古木基文真言(Mantra)叫〈Mangala Charan Mantra〉,聽到的當下直覺性與這首真言有很深刻的連結。後來查了歌詞是「Aad guray nameh/Jugaad guray nameh/Sat guray nameh/Siri guray deveh nameh(我向根源的導師頂禮/我向永恆的真理頂禮/我向真正的智慧頂禮/我向偉大的神聖智慧頂禮)」,這首錫克教的真言時常在昆達里尼瑜伽課前唱誦,為唱誦者帶來保護的能量與清晰的視野,也獲得來自高我的指引,也因此昆達里尼瑜伽大師Yogi Bhajan曾建議學生在踏上旅途前吟唱這個真言。而邁向新的一年也不正是抽象概念上的「踏上旅途」的嗎?

於是,我愈是放下焦慮,愈是將焦點從「擔心自己的表現」轉為「如何讓學生明白我所要傳遞的」,完完全全的將自己交託出去,課程主題與體式所連結的更深層的靈性意義逐漸以更清晰的字句向我揭示。而我也更瞭解這幾年從各種身體技法中學習到的身體層面的知識與體悟,無非是把身體/物質層次的基礎打好後,心/靈層次的方法便可穩固的建構其上,而瑜伽便是透過身體實踐,連結各個層次的世界,走在身與心合一的路途。

最終當我踏入教室,開始我的結業教學考試的時,我雖然心跳加速,心情非常緊張,但是因為有了先前備課筆記與試教的基礎,我得以穩穩的將我精心規劃的課程顯化在這50分鐘內,將這一堂瑜珈課當作是是我精心獻給每一位參與的同學的禮物,更是我獻給這個世界的禮物。我也終於明白,原來教學是這麼幸福又神聖的事情啊!

也多虧這陣子在瑜伽領域磨練的教學經驗,我長出更多勇氣,即便我還是一樣的敏感又害羞,卻也開始願意找尋自己最自在的方式來分享自己的所知所學,無論是對談、創作、甚至是在歌唱圈的聚會中帶領大家一起做即興暖身等,生活的其他層面也開始有無數美妙的開展。

當然,回顧過去七個月的瑜伽師資培訓中,一路上要感謝的實在太多了!

感謝培訓的帶領者Janus老師與旭亞老師,我尤其敬佩你們盡量不提供標準答案的原則,讓每一位學生從各自的特質與所學發展,讓我們學會釣魚而不是直接給我們魚吃,我自己在探索教學的過程中深深體悟這需要對學生有極高度的信任感才得以持續,但你們的高度與深度令我理解這條路雖對老師與學生都艱辛,但卻可行。

感謝在培訓過程中讓我觀摩課程的唯彤老師、意敏老師、季霖老師與坤義老師,你們讓我看見瑜伽老師自在地站在台上背後所需要累積的是多麼深厚的底蘊;感謝從十一月至一月之間所有讓我練習教學的朋友:小冰、Mikky、麗雲、苑玲、豪隆、Annie、敬怡、宜伶、子葇、巧婷、堂珍、小睿、Bee爸、翊傑、Lili、June、盈樺,以及所有曾跟我報名但因行程安排沒來得及約上的朋友,承蒙你們的信任與厚愛,我所成長的每一步都有你們的支持,也希望我們都能繼續享受瑜伽的益處;感謝這十年來我在身心探索之途遇見的每一位老師,我的收穫不僅僅是方法與技巧,還有你們的精神與氣度,你們不畏艱難的走在我前方高舉智慧的火炬,引領我在黑暗的內在之途向前行;還要感謝身邊所有的朋友、伴侶與一切因緣。

師資培訓結業式當天,我們所有人都穿上象神的T恤,面對教室後方的象神壁畫拍了好幾張團體照。

剛好前一陣子在真言靜心中學習到象神的真言:「Oṃ Gaṃ Gaṇapataye Namaḥ(Om! 向象神/障礙清除者致敬!)」,靜心引導者對於這句真言的詮釋為『它是代表「Oneness(合一/萬物一體)」的真言,提醒我們想起所有存在皆為一體,從來沒有真正的障礙。障礙是我們做出分別時才出現的,像是對錯、好壞,於是就從原本的合一變成分離了。』這時我才看見,原來象神溫柔又強大的能量從頭到尾一直與我們同在,不僅為我們清除在瑜伽師資培訓中所升起的種種障礙,也讓我們帶著清明的視野,在走出教室後能繼續堅定的邁向瑜伽真正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