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梅村正念禪修營:正念溝通的藝術

48379230_1974412959262588_6136396651138383872_o

月初去彩虹山嶺參加禪修營,出發前有些焦慮,大概是害怕又要走上另一條內在旅程,但是禪營開始後,我完全愛上滿山遍野的花、天空、雲、樹木、草地,每天都被大自然滋養著。而且禪營氣氛輕鬆自在,我好像回到小的時候,每天只要顧好自己,想翹課就翹課,餓了就吃,累了就睡,很長時間的放空、發呆、聊天,出發前的頭痛不藥而癒。

也很意外的在禪營中一些小小的時段幫法師們作即席口譯,讓我意識到原來翻譯是超~級~耗能的工作好幾次切換英翻中與中翻英的時候深刻體驗到腦袋會自己打架。當然,身為業餘翻譯,鬧笑話是一定要的,例如法銓法師有次用中文提到「不二」這個概念,我卻是全場唯一聽成「不餓」的人,呵呵呵。但也因為翻譯的角色,我得以站在第三者的角色觀察大家,觀察法師們如何傳授、如何互動,對於最近正在探索教學技巧的我是非常珍貴的學習,而且因為翻譯,所以我比平時更打開感官專注聆聽所有人的發言,深刻的修習深度聆聽。但說到底,看見法師們透過自己的言行舉止,真實地體現平日的修行,當我們與那般廣闊、溫柔而無私的能量連結,無人不感到動容。

正念的方法在過往這幾年深深地支持著我,也很幸運的一路上遇見許多很棒的老師與朋友,從2012年、2014年各參加一次內觀十日課,去年參加了MBSR正念減壓八週工作坊,也因為看了一行禪師的電影《正念的奇蹟》,因緣際會參加到梅村一日禪,今年也很幸運的參與梅村在台北的的共修,以及這個月初的相關活動。

我想,正念的真意是相同的,只是每個人理解的方式不同。就好像發給十個人每人一張紙畫小狗,每一個人畫出來的小狗都不相同,但無損於畫中小狗所直指的意義。我喜歡讀一行禪師的書,也喜歡梅村輕鬆自在的氛圍,以藝術、音樂、自然、美感來傳遞這樣的道理,所以真的很開心能在梅村的禪營與共修團中遇到一群人說著與我相近的語言,一起練習我喜歡的方法。

而它也領我在生命中走向更深刻的理解。在探索自我與父母的內在課題好幾年以後,今年下半年後,我開始能從身心真切感受在自我課題之外的,關於從血緣、心靈、地緣祖先所承襲而來的,關於集體潛意識,關於相即的概念。也因為這樣,今年下半年意外接觸了塔羅與家族系統排列,試著理解人類從不同的角度所映照出的宇宙觀與世界觀,也試著帶著這般寬闊的觀點回到日常生活。

謝謝所有的相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