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感恩節與美國菜

48417793_1986383231398894_2470669066461773824_o.jpg

自從成為美國媳婦,大家很常問我有沒有跟Daniel的媽媽學做美國菜。

可是對於我們千禧世代的人來說,因為過去食品科技的發展方向,導致我們成長過程中吃的食物往往添加許多人工香料與人工色素,家家戶戶也多半會使用微波爐或烤箱來料理冷凍食品、罐頭等即食商品,美國的情況又更嚴重,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可以跟Daniel的媽媽學做什麼菜(汗)。

不過,今年投票日我Daniel和去了他同事的家裡吃感恩節大餐,由於前兩年去他們家吃飯的經驗太美好,所以今年我自告奮勇當天想提早去他們家跟同事的太太學做菜。我覺得觀察每個人廚房的擺設、器具、香料、常備食材,乃至做菜的流程,瞭解別人使用的手法等等,真的很有趣啊!但是他們已經預先在前一天把大部分繁複的菜都準備好,所以我只有看到少數幾樣菜的製作過程。

當天從飯前的黑糖培根捲(bacon twist)與餅乾佐起司堅果碎,讓客人稍微墊墊胃,搭配啤酒與飲品也都很棒;主餐是烤火雞配蔓越梅醬、起司通心粉、奶油玉米、菠菜泥、奶油餐包、另一位朋友自製的烤地瓜香蕉派;最後甜點則是奶油派與南瓜派。

老實說,當天大部分的食材還是使用半成品,例如冷凍菠菜泥、罐頭玉米粒、罐頭蔓越梅醬等,也有一些是從商店買來及時的餐點,但是考量到在台灣要取得這類型的新鮮食材並不易,加上他們今年家中有兩位二歲與不到一歲的小孩,不時會跑來干擾我們做菜,因此我覺得媽媽能變出一桌菜招待所有的人已經非常不容易,加上大家難得有機會一年一度聚在一起吃飯、喝酒、聊天,已經夠開心又幸福了呢!

順道一提,因為老公的同事家族來自美國南方,所以傳統上菜色一定要超鹹或是超甜,例如奶油派甜到讓人皺眉,菠菜泥也鹹到讓人皺眉,令我想起在印度吃飯的經驗。但是今年他們在備料的時候努力忍住不嚐味道,所以菠菜泥今年一點都不會太鹹,意外的好吃!(天!我終於愛上菠菜泥!)但是奶油派就…呵呵。

p.s. 張妙如這篇道出我對美國菜的心聲 https://okapi.books.com.tw/article/11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