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

IMG_8913.jpg

「你想過你老的時候會長什麼樣子嗎?」Daniel問。

「其實我前幾天才見過。」我說。

///

上月前陷入莫名的低潮,抽了一張牌卡,牌卡要我每天問自己問題,透過靜心從內在深處找尋答案。

那陣子的靜心像是做夢,每天都有好多故事在過程中浮現。

///

有天我問了自己:「我如何跟自我和好?」

我設定完靜心的鬧鐘後,舒服地坐著,但幾乎是閉上眼的瞬間,我就開始隨著畫面中的女人吟唱。

好多穿著樸實衣服的女人,一人牽著一人,赤腳踩著河流,沿著岸,往上游的方向走,並且隨著步伐的節奏不斷的吟唱。我漸漸發現這些女人是各個年齡層的我,胚胎時期、一歲、三歲、五歲、七歲、十二歲、十五歲、十七歲、二十二歲……一直到現在二十九歲的我,還未能走路的年紀的我被稍稍年長的我捧著,有些年幼的我在路途中有些鬧脾氣,但也被其他年紀的我牽著、安撫著,繼續往前走。

過了好一陣子,一行人互相扶持的走到河流的源頭,一個深不見底山洞,涓涓細流持續地從洞裡流出。

(那個山洞我認得,我曾在另一次靜心時去過。)

所有的人都往洞穴深處走,沿途的岩壁上刻畫著我所有前世的印記,走著走著,到了盡頭是個陰暗巨大的空間,有一顆巨大的鑽石岩礦落在中央。所有的女人都繞著那座岩礦唱歌、跳舞,但不知怎麼的,空間中跳舞的人愈來愈多,這時我才發現,所有未來年齡的我都出現了,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直到一百歲的我。

一百歲的我正以睿智、清明的眼睛看著所有年齡層的我。下一刻,我們對上眼,再下一刻,鐘聲響起。

///

這似乎是我第一次從這樣的角度看見自己的主體,從未來的我一路追溯到前世,宛若靈魂的視角。和我過去習慣從看得間的連結如血緣、居住地、社交網絡來定位的自己,不太一樣。

「我」到底從哪裡來?又往哪裡去?

真有意思呢。

迴響已關閉。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