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蘭似海》讀書筆記

0010758616.jpg

 

『我跟著謝赫(註)讀經愈久,愈覺得既有標籤,無論是西方或穆斯林的,皆一無是處。謝赫到底屬於什麼?他是使保守派憤慨、進步分子失望的一名受傳統訓練出生的學者。有時則是保守派對他失望,進步分子對他感到憤慨。他是接受伊斯蘭允許一夫多妻的女權提倡者。他是個人良心捍衛者,但不是西方式的個人主義者。他提倡創意思考,但認為必須以正確的伊斯蘭研究與古典史料為基礎。他建議學生們自己做決定,但不要改變伊斯蘭不可違背的真理。「真主的旨意,」他警告,「是唯一的旨意」。他很傳統,但經常被其他自稱守護傳統的人批評。他是引來基本教義派攻擊炮火的基本教義倡導者。每次我以為找到可以形容他的名詞,就會發現其反義好像也適用於他。嘗試歸類謝赫,注定使人啞然無言。

事實證明,這種啞然無言的感受再恰當不過了。我拜訪劍橋大學的伊斯蘭研究教授提姆.溫特(Tim Winter)時,倍感欣慰地得知這點。他告訴我,試圖將伊斯蘭思想家放進西方範疇是不可能成功的構想。「伊斯蘭沒有光譜,」溫特說,他另外有個穆斯林名字叫做阿布達勒—哈基姆.穆拉德(Abdal Hakim Murad),「有些尊崇經書主義傳統(Literalist)的穆斯林是極度擁護婦女的。有些穆斯林神祕莫測,不過也有非常熱衷政治。任何組合都有可能。出問題都是因為試圖強行套用基督教為所有宗教的模型的想法。」』

註:謝赫(Sheikh)。字面意思是「年長男人」,對宗教學者以及部落、地方領袖的尊稱。


意外流暢好讀的一本書!

為不熟悉的人貼上標籤,往往會放大彼此的相同或相異之處,好方便歸類為我族或非我一族,但世上所有的人類何嘗不是如此⏤⏤既相同,也相異。

真實的看見並且理解眼前的人是如何思考、如何生活,將對方視為一個完整獨立的個體的對話,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但作者鮑爾與謝赫阿卡蘭的對話讓我理解這樣的交流是有可能的。

 

 

迴響已關閉。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