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動作工作坊心得

AM2017.Taipei_171024_0040AM2017_0.Taipei_171024_00122 (1)
上週末參與了真實動作(Authentic Movement)工作坊。
這是由Mary Starks Whitehouse在1950年代發展出的身心探索與療癒方法,參與者分為觀者(witness)和動者(mover),動者閉上眼睛隨著自己內在的狀態動作,觀者則張開眼睛觀察動者,同時也觀察自己的狀態。但是本次工作坊的帶領者Adel Andalibi也融合了許多不同的探索方式,藉由聲音、身體接觸、物件、圖片、繪畫、遊戲、談話等讓成員經驗各種不同的情緒與感受,活化邊緣系統與爬蟲腦/腦幹,使平時負責計畫、思考、語言的大腦皮質區暫時退到一旁。
Adel提到,人類是社交動物,我們對於群體中每一個人的表情、反應、狀態都很敏感,以至於我們會急著去回應每個人的需求,例如有人落淚就想做點什麼去安撫他。但是練習真實動作的過程中,動者專注地動作,觀者專注地觀察,結束後,動者先分享剛才經歷的體驗,接著換觀者分享自己的體驗。多一點敘述當下的感受,少一點分析、詮釋與聯想,這樣的安排讓我感受到無論是在時間、空間或是內在,都創造出了遼闊的空間,讓我得以放下平時的慣性反應,細心地覺察自我、他人與環境三者之間的關係,也讓我更有耐心等待讓一切自然發生。
無論是成為觀者或動者,對我來說都是好有趣的經驗啊!
當我成為動者,即使我處於極度清醒的狀態,有些時刻我卻完全失去身而為人的自覺:我知道自己正在移動,卻不太清楚現在身體正在移動哪一個部位,因為內在的風景正在帶領我化為各種元素:向陽光舒展葉子的植物、由麵包組成的風、柔軟的海帶、渾沌有彈性的牆……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經驗。而在保持高度內在覺察的過程中,我也成為自己的觀者。
當我成為觀者,明明在練習中只要專心觀察別人就好,但是光是看見對方的肢體動作、表情、情緒,不僅我自己的情緒會被對方的動作牽引,平時習慣性的焦慮與自我批判也不斷浮現,腦內小劇場根本忙得不得了,更伴隨著一系列生理反應:冒冷汗、手掌交疊、十指緊握,肩頸緊縮、上背部微微弓起,讓我發覺觀察別人竟然也可以是如此複雜的一件事。
更有趣的是第三天在雙人練習中,和另一位夥伴同時成為動者,於是雙眼緊閉的我,必須依賴肌膚的觸碰、氣味和聲音和對方互動。為了確認對方的狀態,所有感官瞬間變得敏銳,輕微的呼吸都顯得巨大:衣服的材質、後頸的氣味、膝蓋的角度、小腿骨的硬度……黑暗中的共舞,是對話,也是傾聽。
接近工作坊尾聲時,當所有的學員聚在一起像候鳥飛排成三角陣列一起移動,移動的過程中可以有一個人離開隊伍成為動者,其他人則停下來成為觀者。也許是經過幾天密集的與自己的身心相處,一次又一次的體驗興奮、喜悅、暢快、關愛、失落、包容、懷疑、憤怒、哀傷以及更多無以名狀的情緒與感受,所以當我看見其他學員的動作,我立刻與之深深共鳴,有些動作令我聯想到生命中美好的質地,有些則勾起自我厭惡。
這些反應讓我意識到人類是多麽的相似,正因為我也擁有這些情緒與感受,所以我才會在其他人身上辨認出這些情緒與感受。於是,就在這一刻,我們聚在一起共同分享身為人類的種種,無論是何種經驗、感受、情緒、動作,無論是愉悅或不愉悅,在這個當下都被看見、被聽見、被接納,一具具獨特又美麗的靈魂就在當下深深的連結起來。
回想起這幾年與身體的關係一直在改變,從九年前在大學社團單純享受與朋友一起舞動的過程,漸漸地從舞蹈邁向物理治療、身心學、接觸即興、中醫、正念、靈氣與舞蹈治療,一次又一次透過身體走向無限寬廣的世界。
感謝這一路上遇見的夥伴,你們的陪伴、支持與啟發是我最珍貴的禮物 🙂

迴響已關閉。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