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讀書筆記與心得

Dhobi Ghat, Mumbai

「沒有人是在理想的環境中長大——彷彿我們竟然知道何謂理想的環境。如同我的故友大衛・賽文薛瑞伯所說,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難處。」

生命的創傷對於身體、心智與大腦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由於創傷經驗並不像一般的記憶以清晰的開頭、經過與結尾的形式儲存在大腦,而是片段的影像、聲音、恐懼的情緒與各種身體感覺交織在一起,每當有新的事件觸動過去的創傷,激發了壓力荷爾蒙與神經系統,我們就像身歷其境般一次又一次體驗過往的創傷——因爲在當下,杏仁核(大腦的煙霧偵測器)並無法區分過去或現在。

許多人因為無法承受長期失控的情緒與身體感受,便尋求藥物或酒精來麻痺自己,一旦關掉視丘與自我意識相關的腦區:內側前額葉皮質(瞭望台)、前扣帶迴、頂葉皮質和腦島,大腦就無法再傳遞伴隨著恐懼的內臟感覺與情緒。可是,這些腦區不僅會阻隔負面的感覺與情緒,也會將那些讓我們感到喜悅與快樂的感受一併擋在外,毀了讓自己完整活著的能力。

為了有效處理壓力,煙霧偵測器和瞭望台之間必須取得平衡,有上到下或下到上兩種調控方式:上到下及透過內側前額葉皮質傳送調節的訊息,強化瞭望台監控身體感覺的能力,正念和瑜伽會有幫助;下到上則是從腦幹重新校準自主神經系統,可透過呼吸、動作與觸碰來調整自主神經系統。而本書最後一個單元也花了一些篇幅介紹幾種尚未被主流精神醫學完全認可的輔助療法,並列舉一些小規模的研究資料來佐證,皆是作者過去在實際治療病患的經驗中相當有效的療法。

我覺得特別有意思的是第五章提到史蒂芬・伯格斯的「多元迷走理論」從自主神經系統來解釋身體面對不同的安全狀態會激起不同的反應:「當我們感到威脅時會本能地訴諸第一個層次,就是社會連結(由腹側迷走神經負責),向身邊的人尋求幫助、支持和安慰。如果沒有人伸出援手,或是我們處於緊迫的危險,生物體就會轉而採取比較原始的生存方式:戰或逃(由交感神經系統負責),於是我們擊退攻擊者或逃到安全的地方。但如果這個策略失敗了,我們無法脫身,被壓制或困住,就會關閉自己的功能,並將能量耗損撿到最低來保護自己,這時人們就處在僵呆貨崩潰的狀態(由背側迷走神經負責)。」

這讓我意識到治療創傷不僅要訓練大腦,讓身心獲得平靜,不再被日常生活的事件誘發過去創傷的經驗而激起戰或逃或呆僵的反應。學習和他人建立有意義的連結也很重要,因為「人類本質上就是社會化的動物,大腦迴路的設計是為了促進我們一起工作和玩樂。創傷破壞了這個社會參與系統,且干擾我們互相合作、扶助他人,以及在團體中發揮作用的能力。」

我想,每個人的生命經歷都是獨特的,通往療癒的途徑也不盡相同,這些方法沒有好壞之分,只有適合與不適合,只要耐心多方嘗試,還是有機會重拾對於自我與人生的主導權。

迴響已關閉。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