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死亡的新發現

IMG_5256

兩週前上了李建隆老師的死亡冥想工作坊。

工作坊中藉由一個又一個練習漸漸進入深度的冥想,模擬自己瀕死、已死、重生的情境。模擬最愛的人臨死則在我意料之外,因此衝擊最大,哭得最慘。就像老師說的,這個工作坊真的很重鹹,大量釋放後讓我走出教室那剎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輕鬆,長期緊繃的肩頸都鬆開了!比任何按摩或伸展都還有效,可見平時累積多少壓力和負擔在身體之中。

看見自己對於求生的執著,與不希望愛人死去的執著,一開始覺得很理所當然,但是當我扮演另一位學員瀕死的愛人,腦中卻浮現「雖然我不想死,但是不管怎樣我還是要死了,你就別再擔心了!」的念頭,讓我意識到死亡對於活著的人可能更折磨,如果當下就能放下,對雙方也許會比較輕鬆。

第二個發現是如果生命剩不到兩天,不像許多人想要去旅行,或是去完成一件事,我還是想待在現在的地方,過現在的生活。雖然說不上是最喜歡的生活方式,但去菜園摘菜回家煮一桌菜等男友回家吃飯閒聊,認真的生活才是我現在最想做的事,犧牲自我追求遠大目標不在是我的主要生活方式,反而身心都輕鬆,哈。

最後,工作方結束後讓我一度迫切想要結婚,因為我不想要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還要仰賴我的父母為我作主,做各種醫療決定、處理遺物這種事交給男友還比較放心。(呃,這是移轉產權的概念嗎?我竟然也會物化自己?!)

但回家後跟男友討論,結論是先立遺囑比結婚實在。能事先分配、簽署、做決定的事就先處理,防患未然,例如我今年初簽了器官捐贈同意書,至今想起來還是覺得很痛快,就算那時候有誰要阻止這件事,還是必須尊重我(這個已經死去的人)的個人意志。

「死亡是確定的,死期是不確定的。」在這個大家都會死卻不相信自己會死的世界,先來上個工作坊模擬一下情境真的蠻有幫助的,真心推薦!

工作坊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236798853112800/?fref=ts

迴響已關閉。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