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童年的秘密》摘錄

p.34

我們有時捫心自問,人們究竟能否了解到我們還是小孩子時,被迫體驗的孤獨感與被拋棄的痛苦程度?我指的並不是兒童實際被父母拋棄或與他們分離,雖然這毫無疑問也會造成創傷;我也不是指那些確實沒有得到足夠生活照料或完全被忽視的小孩,或是一直意識到自己在成長期間遭到忽視的小孩。除了這些個別情況外,很多人剛開始接受治療時,都相信自己曾有一個愉快和受到保護的童年,而且這個信念伴隨了他們成長中的歲歲月月。

這些病人以往都因為獨具天賦和成就不凡,而備受稱讚和羨慕。他們都在出生後的第一年就接受排便的訓練(譯註:根據精神分析理論,嬰兒出生後的第一年是口腔期,第二年才是肛門期。第一年就進入肛門期訓練,意味著小孩必須提前放棄隨意排便,即享受自身快感的自由。這種訓練與自我控制能力的訓練息息相關),而且當中有許多人在一歲半到五歲之間,就開始頗為能幹地幫忙照顧弟妹。一般普遍的看法是,這些讓父母感到驕傲的小孩,應該有堅強的自信心。可是事實恰恰相反。

雖然他們無論想做什麼都能做好,甚至相當出色,同時也令人羨慕和嫉妒,想成功就能成功,但是這些都無濟於事。在所有榮耀的背後,潛伏著憂鬱、空虛、自我疏離,以及對生活的毫無意義感。當那些幻覺的魔法不再靈驗,當他們不再是第一名,不再是絕對的超級明星,或無論何時突然感到自己未能維持某種必須堅持的理想形象,或不能再達到某些標準時,沮喪的感覺立即就像黑色夢魘般襲來,並備受焦慮、極度自卑和羞恥心折磨。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些能力不凡的成功人士的心理障礙?

p.54

「我住在一間玻璃房子裡,母親隨時可以看見我。住在這樣的房子裡,你不可能隱藏任何東西而不被人發現,除非把它藏在地底下。可是這樣一來連你自己也看不見了。」

每個成年人,只有曾經擁有過關心自己的父母或監護人,才能完全體驗到自己的各種情感。在童年受到虐待或忽視的人,則缺乏這個能力,因此很少被意料之外的情感打動。他們只承認被內心的審查官接受和允許的感覺,而這些審查官才是他們父母的繼承者。他們為情感控制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是憂鬱和內心空虛。真實的自我無法與人溝通,因為他一直處於無意識狀態,所以無法成長,並被囚禁在內心的牢獄裡。而獄卒和他們的同夥(譯註:泛指家長、教師和社會習俗等)並不鼓勵任何生命力的發展。唯有當生命力得以發展,自我才可能發出聲音,開始成長,並發展創造力。過去那只存在著恐懼、空虛和可怕的自大幻覺的內心,現在卻發現了意想不到的豐富生命力。

這並不是一個返家的過程,因為這個家從來就沒存在過。這是一個被創造的家。

p.120

為了保有對愛、關注和善意的幻覺,小孩必須為了適應的需求而改變自己;成年人卻可以不依賴這種幻覺而生存。他可以放棄失憶,然後睜開眼對自己的行為做決定。只有這條路可以使他擺脫憂鬱。憂鬱和自大的人,都完全否認他們童年的事實,過著似乎還能將父母找回自己身邊的生活:自大的人透過成功的幻覺,憂鬱的人則透過保持他不斷對失去「愛」的恐懼。這兩個人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即沒有得到愛的事實已經發生了,而且任何努力再也無法改變。

p.170

我們的內心為了避免體驗現實的痛苦,需要不斷建立新的幻覺和否認,而當現實一旦被正視及體驗後,這種需求就無影無蹤了。那時我們就能意識,我們窮其一生所害怕和竭力逃避的事情,真的不會再發生了;因為它已經發生過了,就在我們必須完全依賴父母的生命早期。

p.178

如果我們能夠意識到父母具有危害性的行為模式,可能對我們內心產生的影響,就非常有助於治療工作順利進行。但是,只有思想上的認知,就想從這些模式中逃脫出來,是不夠的:我們需要用內心對話的方式與父母進行情感上的交流。

當病人能真正從情感上解決童年經歷的問題,並因此重新獲得真正活著的感覺時,治療的目的就達到了。此後,不論他何時又感到過去的情感被眼前的事件觸動,他也能夠運用已經掌握的方法來應對。隨著時間的發展,他會愈來愈有效地運用方法,花費的時間也會愈來愈少。生活的「地圖」就在手邊,可隨取隨用。


附錄:一九八四年轉載文章

1. 所有小孩的出生,是為了成長、發展、生活、愛,同時,處於自我保護,能夠明確地表達自己的需求和情感。

2. 為了小孩的健全發展,成人必須尊重和保護他們,認真對待他們、愛他們,並真誠地幫助他們認清所處的世界。

3. 當小孩的這些致命需求受到阻礙,而他們又為了成人的需要而遭受虐待——成人對他們剝削、打罵、懲罰、利用、控制、忽視、欺騙,卻沒有任何證人作證時,他們的身心完整將永久受到創傷。

4. 對這類傷害的正常反應,應該是憤怒和痛苦,但是由於小孩身處極易受傷害的環境,不可能表達自己的憤怒;同時,由於孤獨地體驗這些痛苦是不堪忍受的,所以他們被迫壓抑自己的情感,將所有的創傷記憶深埋於潛意識,並將有罪的施虐者理想化。之後,他們就失去對發生在自己身上事情的記憶。

5. 由於與最原始的原因脫離聯繫,小孩的憤怒、無助、絕望、渴望、焦慮和痛苦的情感,將會透過對抗別人的破壞行為表達出來(犯罪行為、大規模屠殺),或是透過以自己為敵的方式表現出來(吸毒、酗酒、嫖妓、精神紊亂、自殺)。

6. 被虐待小孩後來成為父母之後,將經常把在童年收到的虐待在自己孩子身上進行報復,把他們當做代罪羔羊。只要虐待兒童的行為仍被定義為一種教育方式,它就仍然被社會推崇和認可。可悲的事實是,父母在打罵自己的孩子時,實際上是為了逃避自己小時候被父母虐待時內心所產生的情感。

7. 如果要避免讓受虐兒童成為罪犯或精神不正常的人,那麼在他們的一生中至少應該與這樣一個人有聯繫:這個人堅定不移地了解,不是無助、並遭到傷害的小孩本人,而是小孩的生長環境應該對一切負責。在這一點上,社會對此事實的知情或無知,具有拯救或毀滅一個人的關鍵性影響。對親屬、社會工作者、心理治療師、老師、醫師、精神科醫師、政府官員以及看護人而言,他們有最好的機會去支援並相信一個孩子。

8. 直到現在,社會一直在保護成人,而譴責受害者。這個盲目現象得到理論支援,與上一輩的傳統教育原則完全一致;這些原則認為兒童很狡猾,被邪惡的動機所主宰;他們編造謊言,並攻擊無辜的父母,或對他們有性方面的企圖。在現實中,小孩總為父母的殘酷行為而責備自己,為父母的所有責任開脫,並始終如一地愛著他們。

9. 近年來,由於新治療法的使用,我們已經能夠證明:被抑制的童年創傷性經驗,實際被儲存在身體內部,雖然處於無意識狀態,甚至在成人時期也會發生影響。此外,一個過去不為大多數人所知的對子宮進行的電子測試結果證明:小孩從生命的最早期,就對溫馨和殘酷有所感知,並能做出反應。

10. 根據這個新知的發現,當童年的創傷經驗不必再躲藏在黑暗中之後,即使是看似最荒謬的行為,也會暴露出它早期隱藏的動機邏輯。

11. 如果我們正視小孩始終遭受的殘酷虐待,並對這類虐待所產生的影響更敏感,勢必能終止代代相傳、周而復始的暴力行為。

12. 在童年時期身心完整未受損害的人,即被保護、被尊重並受到父母坦誠對待的人,在青年時期和成年生活中將是聰明、有反應能力、有同情心,並且是高度敏感的人。他們將能享受生活,不會感到有傷害別人或自己的需要。他們會用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不會去攻擊別人。對於比自己弱小的人,包括自己的子女,他們一定會尊重並好好保護,因為這是他們從自身經驗中學到的,而且因為這個知識(而不是對殘酷的經驗)從一開始就儲存在他們體內。由於他們不必背負一生都要無意識逃避早年被恐嚇所形成的命運,因此能在成人生活中,更理智、更積極地應付任何恐懼。

 

愛麗絲.米勒正體中文出版作品:

迴響已關閉。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向上 ↑